首页 > 文章内容

马斯克发布「脑后插管」黑科技,人类与AI的关系是“生与死”的对决?

头图 | 全景网

导语

十年后,你愿意给大脑植入“芯片”吗?

也许你愿意,但可能你植不起。

也许你不愿意,但你的家人希望你那样活着……

也许,你根本不需要啦。

如果有一天,

只能靠眨眼睛,

躺在病床上度过往后余生,

你会选择生,

还是死?

“宁愿死在火星上,也不愿死在被天体撞击的地球上”。对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天马行空的想法,除了佩服就是惊叹。

马斯克才配拥有“魔鬼的步伐”。

如果说马斯克另外两家公司SpaceX和特斯拉所做的事情是在改变世界,那么Neuralink所做的事情就是在改变人类自身。

据外媒报道,伊隆-马斯克渴望安全无痛地将电脑连接器植入人类的大脑中。当地时间7月16日晚上,马斯克投资1亿美元的Neuralink公司详细说明了它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所取得的小小进步——脑后插管新技术。

图 | ifanr

Neuralink总裁兼联合创始人马克思·霍达克(Max Hodak)对媒体表示,这是一种类似缝纫机的技术,在大脑上钻一个微孔,然后将电极穿入大脑中。不过,Neuralink更希望开发一种带激光的新系统,使得不用钻孔就能与人脑相连,“其中一个重要瓶颈在于,机械钻孔会通过头颅传递震动,让人非常不舒服。但是激光钻孔则不会有这种不适感”,霍达克解释说。

具体来说,马斯克希望人们可以像微创眼科手术一样安全无痛地植入脑机接口芯片。新推出的“打孔器”使用激光在头骨上钻孔,旨在尽可能减少损害。而“缝纫机”则可以将一条只有人头发丝 1/4 粗细的线路植入脑中,同时可以避开大脑血管。

在这条线上是一系列微小电极和传感器,可从大量细胞中捕获信息通过芯片无线传输到人体之外的接收器上,最终目标是让截瘫病人能够通过大脑运动控制手机和电脑。

图 | ifanr

霍达克表示:“很多人都说这是不可能的。在未来十年内,这个领域将会出现巨大的改变,人们应该对此引起重视。”

Neuralink是2017年马斯克为了将人工智能直接植入人类大脑皮层以提高人类智能水平(即脑机接口技术)而创立的一家公司。也是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第四家公司。“Neuralink的目标是为大脑创建一个高带宽接口,这样我们就可以与人工智能共生,”马斯克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说。

马斯克表示,Neuralink 的脑机接口植入技术计划实现三大目标:

1.在保证安全性和可持续性的情况下,逐步提高读取和写入的神经元数量。

2.在每个阶段,为有着急切医疗需求的病患生产设备。

3.让脑机接口手术如激光近视手术一样简单和自动化。“我们不会突然推出神奇的技术,这需要很长时间,”马斯克表示。“但我认为未来人类智力会被 AI 甩在身后,脑机接口可以让我们跟上 AI 的脚步。所以,让人脑和机器连接很重要。

马斯克表示,Neuralink最大的潜力是接受手术的患者脑部将不会有外接的线路。不过他强调,进行脑部植入并不是必须的,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在我看来,这是在文明层面上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他说道,“Neuralink的初衷在于帮助人类解决脑部疾病。如果一个人的脖子或者脊柱受伤,我们可以用一个芯片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很多人对此还不太能理解,我们将进一步详细地解释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是否植入芯片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这句话是否可以理解成一个人需要在预知自己即将瘫痪之前提前接受植入芯片?如果意外发生,已经无法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只能靠眨眼睛表达自己的意愿了。

图 | DeepTech

马斯克对于创办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有着自己的认知。

目前人类大脑分为两层:边缘系统和大脑皮质。前者用于控制情绪、长期的记忆和行为等;后者处理复杂思想、推理和长期规划。马斯克则希望他的大脑接口成为第三层,对前两者进行补充。关于这个目标,最奇怪的一点是,马斯克认为我们实际上已经有了第三层,只是没有最好的接口。他是这样说的: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数字化的第三层,因为我们有计算机有手机有应用程序……我认为,现在人类已经算是“赛博格”(Cybrog)了,只是一般人很难接受这种观点……如果你不带手机出门,其实就像失去四肢一样。我认为,人们已经和他们的手机笔记本,以及各种应用程序融合了。 ”

马斯克显然对于技术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看法。他认为,Neuralink 的目标就是消除中间的障碍,把我们目前所掌握的力量直接导入大脑中。也就是,不通过手机把想法传达给另一个人(比如给朋友发个微信,说周五晚上聚餐),而是把想法将直接从一个人的大脑转移到另一个。

图 | ifanr

当然,在产品初期,Neuralink 的目标是帮助患者,马斯克表示:

“我们的目标是在大约四年内,将某些东西推向市场,帮助患有严重脑损伤的人(如中风,癌症病变,先天性疾病患者)。”

让肢体残障人士利用这套系统来做一些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从而大幅度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这是Neuralink 的短期目标之一。

马斯克野心可怕吗?

“我们要么被机器淘汰,要么探索新的方式,实现与人工智能的共生和融合,除此以外,别无他法。”这是他的观点,他在改造人类。

这是否符合伦理,又有多少人能够接受这款“芯片”,不单单是对人类大脑的探索问题。更应该是人对于“生命”的探索。

什么样的人生是“有质量的人生”?

如果有一天,

有了“脑后插管新技术”,

但你还是要躺在病床上度过往后余生,

你会选择生,

还是死?

编辑|阿板 校对|坚果 视觉|牛小伟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